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共赏 > 散文 > 正文

登雾宿山记

发布时间:2019-05-27    来源:临夏文联网    浏览

登雾宿山记

钟世文

1.jpg

2.jpg

如果你站在永靖县城的郁金香广场,向北望去,群山之中有一座最高的山,就是雾宿山了。

“五一”长假这一天,约了5个朋友一起去爬雾宿山,早上8点,我们集合出发。雾宿山离县城并不远,驱车10分钟,我们来到北山公路的交叉路口,左拐,离开主路,进入一条水泥硬化的上坡小道,大约行驶了2公里,我们来到五龙道观的大门前,刚一下车,一个大个子的师傅就热情的和我们打招呼,后来才知道他姓孔,寒暄之后,他介绍了五龙观的一些简单情况,此时,我才注意到,道观大门的主体框架结构才刚刚完成,显然,这里还在不断完善之中。

3.jpg

4.jpg

5.jpg

道别孔师傅,我们一行,进门、上坡,一路谈笑来到一座大殿前,在我看来,这个大殿和佛家的大殿没有什么区别,属于木质结构,刷着红、绿色相间的图案,此时,我才注意到,在不同的高度、不同的山坡上,分布着五个相同结构的大殿,也许这就是“五龙观”的由来吧,我这样想着。

6.jpg

7.jpg

8.jpg

们在这里观看,摆PS、拍照,然后继续沿着水泥台阶往上走,同伴已经走在前面去了,我回头看看身后的大殿,随拍了几张道观全景照片,便坐在台阶上,喝了一口自带的矿泉水,因个中嵌着“五龙”,凭着印象,我的思绪便在这沟壑间穿行,眼前的景象让我进入了遐想之中……。这是我在永靖县遇见的唯一一个道教场地,道教属于本土教,是汉民族特有的,而佛教属于外来教派,想起看过的一篇文章,说是佛教引入中国后,与道教发生冲突,道教慢慢的衰败下去,《西游记》中,和尚得道升天,而妖魔鬼怪却总是一些道士。我还想起了金庸先生,他笔下也有许多道长道士,比如:全真七子,个个武功盖世。外来的教派、神秘的剑客……。我坐在五龙观的台阶上,思绪天马行空,但这个道教场所真实的存在我的眼前,我只看到他的表象,而他的神秘也一定隐蔽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吧。

“世文,快走”。

朋友令瑞的催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还好,我今天不是来研究道教的,我们要登上山顶,去感受“无限放光在顶峰”的意境。

“没有路了”

此时,我们才发现,水泥台阶只修到了最高的大殿前,要上山,必须爬上大殿后面杂草、石粒、黄土组成的上坡“路”了。真正的爬山开始了。

9.jpg

今天很幸运,天气很好,阳光透过薄云照射下来,我们沿着隐隐约约可见的山路往上攀爬,时而寻找“出路”,时而相互提醒注意安全,时而回头看看身后的永靖县城。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离山顶还有多远,大家都有些累了,大家就坐下来休息一下,此时的永靖县城在朦朦胧胧中依稀可见,薄云在天上好象静止了飘动,山腰间,还有去年枯萎的野草,有嫩草垂挂,有尖石耸立,远处有缕缕炊烟飘飞,和交错纵横的沟底,四处很安静,安静的只能听到自己踹气的声音。

也许你不知道在这茫茫大山之中,还有一种半乔木的树,我叫不出它的树名,它居然能从干涩的石缝中冒出新绿,我要不是亲眼看到它在这里生长的话,是不会相信生命是如此的顽强,它在给人以神秘感的同时,也让人解读到生机与希望,一丝寂静,一份倔强、生命的感受在干枯的石缝中绽放,你可以肯定它的渺小,但你也不能不承认它的顽强,这种生命,白天与风沙较量,夜里与星星做伴。我们在这里体验了大自然给我们的沐浴,使我们的心灵得以洗涤,使我们完全享受了另一种经历。这种感受,也让我的胸怀宽阔了起来。

“大家合影吧”。

背着单反相机,负重前行的令瑞倡议道。

大家分散坐在山坡上,任他拍,我们也同时拿出自己手机来拍他,寂静的山坡上传来我们的欢笑声。

“继续出发”,有人发出了“指令”。

人生总是这样,要保持一份永恒的激情很难,片刻休息之后,我们继续寻找着上山的路,继续沿着旁边就是深谷的小路往山顶爬去。

春天,是一个蓄势待发的时候,也是一个沉思的季节,我庆幸我在这天来到了这里,这里现在是属于我们的。放眼望去,看看下面的城市,正是游人满街,各个广场游客串动,他们争先去往热闹红火的风景名胜,而我们,既选择了这条无人问津的山路,想到这里,心里就有些欣慰,也有一些窃喜。

还好,我们一路小心的攀爬,一路拍照休息,一路将新鲜的空气,吸入我们肺部的深处,一路将欢声笑语,洒向天空和山谷,接近正午时间,我们终于来到了期盼已久的山顶,这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呢?

山顶上,钢架结构的支撑下面,挂着一口大钟,旁边放着一把长条凳子,和一个树根制做成的,敲钟用的棒槌。我们敲钟的声音打破了这里的宁静,我们坐在长条凳上拍照使山顶充满欢声笑语。

“为啥叫雾宿山呢?”旁边的郭姐问道。

“就是云雾住宿的地方”记者侯奇志答道,“大庄村的村民常常能看到云雾盘旋在这里”。

听到他们的对话,我心里想,幸亏今天没有云雾,不然今天我们就危险了。

       真正来到这荒凉山顶的时候,荒山仿佛并不荒凉,总觉得它的粗狂足以让我粗狂的生活更美好,于是,我就地躺在半绿半枯的斜坡草地上,我嗅到这大山以及土壤的灵气,我怀疑自己就是这绿草中的一棵,草味与文明似乎并没有什么联系,但它好像任何东西都不缺少。然而,你该承认那也是深邃悠远的境界,够你寻索、徜徉与深思。

放眼四周,我们的后面,是带着藏青颜色雾宿山的后山,是下一个我们要攀登的目标,它的山脚下,盐锅峡村镇依稀可见。我们的左右两侧,是沟壑纵横的山峦,笼罩在一层飘渺的轻纱里,多云的天空里,山峦的雄浑,浩大,苍茫,朦胧,宁静,美丽,豪放,粗犷,让投入它怀抱的人们一览无余,近在眼前,伸手可得,信手捻来。

10.jpg

再看看我们的前方,就是永靖县城了,远处的刘家峡水库、电厂大坝、老城区、古城新区、彩虹桥排列的整整齐齐,黄河穿城而过,这是一座古老且崭新的城市。山脚下,一排排的房屋建筑吸引了我的眼球,朋友告诉我,这就是城北新村,是一个移民安置点,这几年,政府花了大量人力物力,进行刘家峡水库移民安置,使水库移民的生活蒸蒸日上。

任我们在这里撒野,悠悠的注视这里的一切,看够了,拍累了,我们在山顶进行了简单的午餐,将留下的垃圾一一收拾入袋,在这里,只留下我们的足迹和笑声,回荡在这与天相会的地方。

“上山容易,下山难”,我们沿着来路返回,山路变得熟悉且亲切,我知道,我就要离开这里了,我享受这样的登山活动并不多,心里不免有些黯然,然而,我也知道,青山常在,这种迷人的境界也将常在,天地之大,我实在也不愁找不到游山玩水的好去处,想到这里,心里不觉又安静了下来。


上一篇:致敬最美劳动者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