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正文

雪泥鸿爪亦灿然—读东乡族诗人马如基诗集《漫行集》随感

发布时间:2018-05-18    来源:临夏文联网    浏览

雪泥鸿爪亦灿然—读东乡族诗人马如基诗集《漫行集》随感

刘海燕

1.jpg

与我州东乡族诗人马如基先生结识已久,知其在公务之余写作不辍 、勤勉有加,时有诗文见诸报刊,多篇作品入选国家级或省级正规文学选本,且获省州多种奖项,甚为钦佩。去年,他的诗集《漫行集》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托友转赠一本,始得以窥其诗作全貌。读毕颇有感慨如许,敷衍成文,权当贺意。亦为诗歌文本的一种浅近解读吧。因才具尚浅,不敢言评,故以“随感”名之。

知人论文,难免落入“文人相轻”或“文人相重”的老套,有“打杀”或“捧杀”之虞。不过,我认为从一个读者的角度对文本写作的要旨、作者的审美趋向及语言方式等做出理性的判断是必要的,对作品的优劣高下、创作的成败得失,做出中肯的分析与评价,似乎比恶意的“打”或廉价的“捧”更有益于其今后的创作。

2.jpg

马如基并非职业作家或诗人,他首先是一名少数民族领导干部,他的写作始终是业余的。他在繁忙的公务之余,以一以贯之的业余写作状态锲而不舍,聚沙成塔,历经四十年来的不懈努力,一点点地接近了从青年时代就怀抱的文学梦想。同时,他又是一个把本职工作和业余创作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一个人——通过文学创作不断拓宽工作领域,通过业务工作促进文学的繁荣与发展。众所周知,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以来,他一直处在州委州政府对台工作的领导岗位上,出于对台宣传工作的需要,多年来他团结了州内外数十位中青年作者和文学爱好者,约请撰写了数百篇反映临夏人文地理、历史变迁、自然风光、民俗风情类作品,通过对台宣传这个窗口推介到海内外报刊电台发表或播出,增进了台湾及海外侨眷对临夏故土的了解,提高了临夏的知名度,团结和壮大了文学写作者队伍。主持编辑了《河州风情》一书,多方争取出版经费,使该书于1992年由甘肃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并发行至海外。在当时传媒相对单一的社会背景下,该书的出版产生了较大的社会反响。《河州风情》中的多位作者现已成为本地区党政系统、新闻宣传及文学创作的中坚力量。

如基结合本职工作,乐为他人做“嫁衣”,受到同仁的敬重与感念。而他自己的“嫁衣”——个人诗集一直迁延未就,以至延宕到十余年后的今天才展露于世。可以说,《漫行集》是他的多灾多难的人生历程中全部人生情感的结晶。

3.jpg

作为一个出身于贫困农家的东乡族青年,由社会底层摸爬滚打成长为一名县处级领导干部——从这一艰难曲折的人生历程中,我们不难看到他对人生的执着与坚韧;从一个只有初中文化经过刻苦自学、写作不辍成长为一名有一定社会影响的东乡族作家——从这一现象中我们同样可以看到他对人生理想的追求和对精神价值的坚守。所以,马如基的创作首先在文本意义上显示了其独特的价值。这一价值主要体现在我们通过他的作品,听到了东乡族人民的心声。他是继汪玉良、马自祥之后又一位富有成就的东乡族作家。诗集《漫行集》无疑是五十六个民族的百花园中一朵散发着山野清香的迷人小花。

《漫行集》收录了作者不同时期有代表性的诗作78首,依题材依次分为三个小辑:“故乡吟”、“漫游情”、“雪域风”。第一辑写对故乡的眷恋之情,第二辑是他对祖国美好山河的深情吟唱,第三辑写他在青藏雪域高原的见闻与感悟。透过这些率直真切的诗行,抒发了他的故土之情、祖国之爱和执着进取的生命热情。

马如基的诗歌在表现题材方面,主要侧重于故土物象、山水形胜、民情风俗、劳动场景、遇偶即景等。通过这些习见的题材,或触景生情,或以景托情,表现出他独特的生命体验和昂扬向上的人生情怀,感染他自己也感染读者。

马如基的诗歌从写作风格上大约可归入“古典加民歌”一路,这是中国新诗的传统写法,或二行一小节,或四行一小节,或多行一小节,押相同或大致相近的韵,副之以比喻、拟人、排比等这些传统修辞手法,诗句简洁明快,节奏铿锵,读来琅琅上口。在继承传统诗歌形式的同时,他还大胆尝试将“临夏花儿”的语言形式和表现手法巧妙地融入诗歌,写出了如《春光闪闪》、《大雪纷纷涌春潮》等一些形式上新颖别致的小叙事诗。

4.jpg

如基为诗有很大的即兴特点——出外考察、异地观光乃至一次匆匆的游历,他都能把所见所闻所感所思敷衍成诗,且时有佳句。即兴为诗的长处在于有感而发、真情流露,而其短处也在这里:行文匆促,尚欠雕琢,影响着诗艺的凝炼与工巧等。如基之诗中偶有瑕疵,但总的来说,瑕不掩瑜,喻为“浑金璞玉”亦不为过。况且,诗歌乃至文学表现手法、语言技巧、形式的变异创新是每个写作者共同面临的一个问题。

诗有百态,人有专情。有以纤巧细腻见长含蓄委婉的诉说,亦有以豪放粗犷取胜直抒胸臆的表达。如基的诗歌风格更趋向于后者,这与他豪放豁达的性格有关,同时也决定了他诗歌的题材指涉与审美趋向。如基几十年如一日,坚持走传统诗歌的创作路子,固守一脉乡土,以饱含深情的诗行叙写着东乡族人民的喜与乐,写家乡各族人民艰苦创业的精神风采,写新时期社会主义建设的新成就、新面貌,高揚主旋律,讴歌新时代,使他的诗歌既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又有独特的民族特色。

行文至此,我想拾起多年前与如基谈诗时未及展开的一个话题——即诗歌的形式问题。对话的文学背景是中国诗坛流派纷呈、“主义”叠出的九十年代初期。如基对当时诗界不乏怪异的审美趋向、语言技巧及诗歌形式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困惑(当时笔者亦有同感)。事隔多年,当那些“主义”、流派似潮汐般退去之后,诗歌的大海边遗落的仍是几个耀眼的贝壳,大多是不起眼的砂砾。

如基不赶时髦、不猎奇,以几十年一贯制的传统写法形成了他的“新民歌古典”式风格,他的诗无疑是诗歌的大海边散发着鱼腥味的一枚枚耀眼的贝壳。同时,从如基的这部诗集中,我们也不难看出他多年来对种种诗歌形式尝试的痕迹。但我认为尝试比较成功的还是《春光闪闪》和《大雪纷纷涌春潮》两首小叙事诗。诗歌在形式上采用两句一小节的“信天游”句式,吸收纳入了“临夏花儿”唱词的一些表现手法,押大致相同或相近的韵,叙事情节、结构布局讲究起、承、转、合,句式整齐,音韵铿锵,易读易诵。诗歌内在情感跌宕起伏,情景交融,有较强的艺术感染力。

文学艺术创作素有“泛爱”与“专情”之说。就某一具体的文学样式而言,对形式的选择亦是如此。艺术家罗丹说:“形式是内容的一部分……就雕塑而言,形式即内容。”——如基为诗已久,想必已进入读书为文的第三重境界——“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似乎更应探求一条更适合于自己的诗歌创作路子。上世纪八十年代,陕西诗人梅绍静曾成功地把陕北民歌“信天游”的句式引入新诗创作,在中国诗坛上刮起了一阵“西北风”,为诗界所瞩目;我省已故著名藏族诗人伊丹才让独创的“四、一、二”句式“七行体”短诗,成就了他“雪山狮子吼”式的抒情风格。这些,都是在诗歌文本的探索方面成功的范例。倘若如基结合自己的诗歌审美趋向,在对诗歌题材的把握、诗的形式和诗歌语言方面再做一些有益的探索,我想他会走出一条更为独特的诗歌创作之路的。

这是一个文化语境失落的时代,急功近利的浮躁和以声像传媒和网络文化为标志的“亚文化”形态日益占据了我们的精神视野,对传统人文精神的坚守和精神目标的探求被逼仄退隐到我们的内心深处。在这样一个文化背景下,我们有必要对那些坚守诗歌精神并执着写作的人们保持应有的敬意。                   

2005.11.28于河州土门关

如基简历

马如基,男,东乡族,中共党员,生于1946年8月。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甘肃花儿研究学会理事、甘肃省东乡族文化研究会理事。王竑文化研究会副主任。

先后收集花儿200多首、民间故事与谚语。1964年开始写新闻通讯、诗歌、散文、小说。在国家级刊物《人民文学》、《诗刊》、《民族文学》及省级报刊《甘肃日报》、《甘肃文艺》、《驼铃》、《陇苗》、《甘肃农民报》、《甘肃民族文学》和州级《民族日报》、《河州》等报刊公开发表作品400篇(首)约200万字。

作品获奖情况:

1、中国作协和国家民委第三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

2、甘肃省委、省政府首届《敦煌文艺》奖。

3、甘肃省少数民族文学第三届、第五届优秀作品奖。

4、临夏回族自治州首届《五个一工程》奖。

5、《飘过记忆的炊烟》获全国散文诗歌大赛三等奖。

6、《八坊印记》图书出版获优秀奖。


上一篇:网络作家的底线:作品要敢给孩子看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