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协会在线 > 正文

感受人文魅力 书写美好河州

发布时间:2017-11-06    来源:马幸福临夏文联网    浏览

微信图片_20171106094238.jpg

    —临夏州首届东乡族文学创作座谈会走笔

10月15日,由甘肃省东乡族文化研究会、临夏州文联主办,州作家协会协办、州麟翔商贸有责任公司承办的喜迎党的十九大——临夏州首届东乡族文学创作座谈会上,60多位州内外作家诗人、专家学者品茗畅谈东乡族文学走向,寻找记忆中精神“栖居的家园”。

深秋时节,略感几分寒意,在“麟翔盆盆肉总店”这个充满文化气息的餐饮店內,暖意融融。迄今已传承185年的“麟翔盆盆肉”这道临夏名优小吃,把“东乡手抓”和“东乡洋芋”这两个特产有机结合赋予东乡美食以新的品味,以其兼容并蓄、优势互补的烹饪技艺及深厚的文化底蕴,契合了这场文学“盛宴”的主题。

在以“感受人文情怀,书写美好家乡”为主题的座谈中,州内外作家面对面交流,思想火花闪烁,见仁见智。

作家马自祥认为,语言是文化的符号,文学是民族的记忆。目前在临夏有不少作者,致力于民族文学创作,赞美家乡,讴歌人民,涌现出一批中青年作者,文学创作取得了一定的成绩。马自祥说,“身处新的时代,作家要植根火热的生活,用优秀的文学作品,表现东乡人民崭新的时代精神风貌。从来没有离开生活的所谓文学,只有植根于人民,才能创作出富有时代精神的作品。”

“东乡手抓”、“东乡洋芋”等美食文化,凝结热情好客的东乡人情感,与许多作家诗人有着不解之缘。张承志的散文《北庄的雪》、赵丽宏的散文《东乡族:“花儿”开在天地间》等脍炙人口的文学作品;了一容、石彦伟等作家写了文学的东乡,他们的作品,在东乡这片土地上产生灵感,并成为临夏东乡文学的一座精神路标。

刚刚捧得“首届六盘山文学奖”,从宁夏固原归来的马进祥,这位定居兰州的临夏籍作者,以真挚的笔触抒写家乡见长,摸索乡情散文创作,开启“在外地遥望故乡”的书写视角。“我忘不了在小西湖旁巷子里,迎面走来的一丁白盖头”的句子,仿佛一幅画面定格在读者眼前。他在《走文学与被描写对象结合的道路,繁荣东乡族文学》的发言中说,“能够做到被描写的民众所接受甚至感动流泪,才是文学创作的方法论,也是文学的境界和意义所在。”为此,他认为,写作者必须把作品带到民众中间去检验。他还说道:东乡族文学的界定,应该以表现东乡族生活为准。生活经历是写作的富矿,一定把自己过去的经历抢救性地写出来。写作是一项奢侈的爱好,也是神圣的事业。坚持写作,静下心来,坚持梦想,方有回报。

同样以乡情为主题写作的临夏籍作家冯岩,作为东乡族第一位女散文家,凭借她的一部《小城之恋》,以大有“小城一夜春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的意境,浸染字里行间的淡淡乡愁,深深感染着读者;她的《西部之恋》缱倦的故乡情结,优雅的文字表达,叩响了临夏文学青年的心扉。在题为《当代东乡族文学创作浅谈》的发言中,她结合多年来的切身体会,讲述文学创作经历,对临夏东乡族文学作者寄予希望。以《河州风情》、《山色秋韵》等散文集及诗歌集《漫行集》而知名的马如基认为,杜绝精神“快餐消费”的功利性,作家诗人要有“脚踩大地、仰望星空”的情怀和气度,要呈现时代本相和心灵质地。

州文联党组书记、主席马学志说:“文学艺术与餐饮文化结合,愈加可读可品。探索文企合作模式,开创了临夏文企合作先河。文企合作发展、文企携手互赢,提振文学精神,起到了良好的效果。我们要牢牢把握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继续用饱蘸深情的笔触书写东乡人民的精神品格、生产生活,深入发掘创作素材,表现丰富的精神内涵,讲好东乡族故事,传播好临夏声音。”

微信图片_20171106094244.jpg

来自东乡县高山乡庙儿岭的马成吉,是麟翔商贸公司董事长,为首届我州东乡族文学创作座谈会搭建起文企联谊的平台。麟翔商贸公司在临夏、兰州相继开办了7家麟翔盆盆肉连锁店,多次荣获美食金奖,解决贫困户就业350余人,带领贫困群众“走出东乡、富东乡”脱贫致富之路。企业在做强做大的过程中,马成吉越来越意识到文化的重要,他动情地说“这次座谈会,不但是本店餐饮文化发展的里程碑,也是东乡族文学发展的里程碑。我深信,在“精准脱贫”政策推动下,在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下,临夏经济、文化双向互动,长足发展,迈上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与会作家诗人表示,文化底蕴厚重的临夏,是文学创作的沃土,作家诗人创作灵感的源泉。身处天南地北的东乡人,情系临夏“东乡故里”,让新时期东乡族文学得到更好发展,成为人们精神和心灵的寄托。东乡族作者马福荣表示:“相信东乡会让作家碰撞出精神火花,在文学想象中分享东乡厚重的人文底蕴,感受到文学的温暖与力量。”我州文史作家马志勇说,本届文学创作座谈会不仅是临夏文坛的一大盛事,也将促进东乡文化交流,让东乡文化走向更广阔的视野。

微信图片_20171106094254.jpg

解放以来,东乡族文学事业长足发展,曾开创过一座座高峰。有作家汪玉良创作的被誉为新时代“东乡族史诗”的《米拉尕黑》,有作家马自祥创作的长篇小说《阿干歌》、《阿娜的憨敦敦》,马如基创作的散文诗歌作品、钟翔创作的散文集《乡村里的路》等一批临夏作家创作的文学作品获得国家级、省级奖项。

诗人、作家王国虎认为,我州东乡族文学这些年虽然取得了不少实绩,但也存在着许多不足,严重制约着东乡族文学的进一步发展。一是“有高原无高峰”,尽管东乡族文学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有了东乡族代表性作家,但至今没有出现能与张承志、霍达、玛拉沁夫、艾克拜尔、阿来、吉狄马加等少数民族文学大家比肩的本土作家,也没有出现在全国特别叫得响的作品;二是文学创作后继乏人,这一点在东乡本土表现得尤为明显。针对这些问题,他提出,一方面要不断加大东乡族文学后继力量的培养和扶持;另一方面东乡族作家要进一步开阔视野,立足临夏,扎根人民,写出有温度、有力度的作品。

“在当下,文学确实被边缘化了。”西北民族大学教授马成良直言不讳。他说,大多文学作品是自费印刷出版,大部分作品也是圈内人在买。文学没有走向市场,还停留在文朋笔友的小圈子里,低吟浅唱,自娱自乐的层面。形成文学气候,需要更多热心文学的各界有识之士,不断探索文企合作的模式,让临夏文学绽放更加绚丽的光彩。

让文学服务地方经济建设,让文学覆盖更多读者,创作格调高昂的作品,一定会赢得更多的知音。”我州散文作者马自东如是说。他认为,作家肩负讴歌新时代的使命,应创作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的文学。要有温暖人心的感召力,文学必须在人与人之间搭起桥梁,“从一颗心到另一颗心”。

家住东乡县达板镇陈家村二社的“花儿”创作者陈有俊说,被视为精神食粮的文学艺术,有许多东乡族文学作品被广泛传颂,至今耳熟能详。东乡流传着很多古老的民间故事,是文学创作的宝藏,有待于作家诗人们去挖掘。

微信图片_20171106122412.jpg

座谈会期间,马向真、高志俊、张晓东、侯铭源、王维胜、王国俊、唐士乾、哈桑·马俊、马琴妙、马东新、马学武、阿麦、何延根等作者,寄语东乡族文学创作,展望临夏文学美好前景。大家认为,作家应有使命感,勇于担当。在全民写作的时代,怎样写出感召力的优秀作品,与读者产生心灵共鸣,需要我州作家诗人,走出狭窄的文学圈,拥抱广阔的视域,创作优秀的文学作品,为建设美好临夏提供精神动力和智力支撑。


上一篇:多彩临夏坚守传统文化 大美庆阳绽放民间奇葩
下一篇:《青砖上的乾坤》入选“中国故事·国际传播”海外播出计划